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霸州被乱收费企业发声:罚5万讲价交了3万,交完钱没给开收据

2022-10-07 03:15:19 894

摘要: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时培磊 李岩松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就伸手向企业收费,对企业集中开展逐利式乱检查乱罚款,近日,河北省霸州市大面积大规模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问题引发持续关注。23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霸州多家村企业负责人了解到,他们...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时培磊 李岩松

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就伸手向企业收费,对企业集中开展逐利式乱检查乱罚款,近日,河北省霸州市大面积大规模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问题引发持续关注。

23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霸州多家村企业负责人了解到,他们普遍被罚了两三万元,最多的五万元。“罚款没有任何名目,村里通知直接去交钱,也没啥收据。”12月17日国办督查室通报此事后至今,当地被罚企业大部分都已收到了政府返还的“罚款”。据了解,当地不少个体商户、小店也被催缴收费,“能讨价还价,还有些没交的,现在也不了了之了。”

大伙都交,你不交肯定来查

23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霸州市东杨庄乡,路边有不少钢材加工企业和五金建材厂。据当地一家企业负责人杨明(化名)介绍,霸州做钢材的企业非常多,仅他们乡镇附近就有六百多家,全国很多超市、服装店的货架都产自这里。前些年生意好的时候,村里到处都是新车,但这两年受疫情影响,很多厂子经营效益不如以前。

据杨明介绍,11月份的时候,他们突然接到村里的通知让交钱。“就是大队干部一句话,通知让交,没有什么名目,就说村里有指标。”杨明有一个厂区和一个库房,被要求缴纳3万元的“罚款”。同样,当地另外一家钢材企业的负责人陈东(化名)也收到了村里的通知。“就发了一个信息,通知让交五万,连检查也不来检查。”

据杨明介绍,这已经不是企业第一次交钱了。今年下半年,他就因为环保的问题,被检查交了一次罚款,一共四五千块钱。杨明说,往年企业也都偶尔被检查,都得交些钱,一般几千块钱,但今年这次的罚款很特别,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在没有任何检查的情况下让交罚款的情况。

“村里摊派了一百万左右的任务,有五十多家厂子,厂子大小不同,收的钱也不同。”杨明向村干部诉苦称今年生意不好,没有太多现钱,最后村里让交了两万块钱。陈东的厂子经过协调,最后交了三万块钱。

明知“罚款”不合理,当地大多数企业还是交了钱。不交行不行?谈及于此,很多企业表示非常无奈。“没办法,大伙都交,你不交,回头肯定来查你。消防、环保、质检等等,你东西摆放乱了都可以罚。”据杨明介绍,他从村大队交了款,“钱直接转到了市财政那里,也没有给任何的收据。”

多数人对于其中利害关系心知肚明,想要经营下去,只得交钱,但也有个别的企业对于收费意见比较大。“有一家养殖场,养鸡的,他们收人家7万块钱,人家不同意还起了争执,这得下多少蛋才能补齐这些钱。”杨明说,当地一些企业向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近日派员赴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进行了明察暗访。“大家开始都是敢怒不敢言,调查组来的时候,一些企业都不敢承认被收钱了。”

小商户被收800元卫生费,讲价交了150元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走访了解到,霸州市此次出现的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的问题不止于企业,霸州很多个体工商户和小店也牵涉其中被收取了费用。

在市区益津南路,两边林立着不少店面,小吃店、五金店、灯具城等等。据一位卖灯的商户介绍,12月初的时候,突然有多名执法人员上门索要卫生费。“进来就用电子测量仪测面积,算了算要交500块钱。”该商户称,他在这里经营已经好几年了,此前似乎并没收过该费用。“而且这个费用还可以讨价还价,跟做生意一样。”该商户最后通过微信转了350元。

多家餐饮店老板告诉记者,当天来收费的执法人员非常多,各家收取的费用各不相同,有七百多元的,也有八百多元的,经过协商,最终他们每家交了150元的费用。其中一家饭店的老板提供了一份收据,上面标注着“垃圾清运费”,盖章落款为霸州镇人民政府。

而记者从临街一家宾馆了解到,该宾馆被按照床位收费。执法人员留下了一张收款通知书,该通知书显示需缴纳1900多元的费用,落款为霸州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据宾馆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还没有缴纳该费用,“没来得及交,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没人过来要了。”

不少商户质疑被乱收费。对此,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陪同一位商户将该问题反馈给负责霸州市乱收费问题监督举报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对于卫生费是否合理,以及为何能讨价还价、能否退费等问题,她暂时无法回复,将反馈给相关单位,之后进行回复。23日下午,记者又将此情况反馈给当地住建部门,但均暂未得到回复。

不少企业已经收到退款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了解到,目前针对企业乱收的“罚款”,当地正在退还。25日,多名企业老板称,他们在一周前就已经收到了退款,杨明和陈东也已分别收到了两万和三万元的退款。

而根据此前的通报,据不完全统计,10月1日—12月6日,霸州市15个乡镇(街道、开发区)入库和未入库罚没收入6718.37万元,是1—9月罚没收入(596.59万元)的11倍,涉及企业和个体工商户2547家,平均每家罚款、收费2.64万元。11月份,13个乡镇(街道、开发区)出现明显的运动式执法,当月入库罚没收入4729.57万元,是1—9月月均罚没收入的80倍。从督查情况看,霸州市此次出现的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手法五花八门,逐利特征明显。

经督促,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对督查发现的问题高度重视,正在积极组织整改。截至12月16日15时,霸州市已经向2200家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退款5472.82万元。国办督查室将持续跟踪督办,确保问题彻底整改到位。

对于霸州市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问题背后的原因,通报也指出,当地是为了弥补财力紧张及不合理支出等产生的缺口。当地不少企业表示,受疫情影响,企业经营不如以前,地方税收自然也少了,“但这些钱不能从老百姓口袋里直接掏吧?”

国办督查室直指,霸州市出现的大面积大规模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严重侵害了广大中小微企业的切身利益,严重破坏了当地营商环境,直接抵消了助企纾困、减税降费政策红利,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形象,性质十分恶劣,教训十分深刻。这些问题的发生,暴露出有些地方对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认识不到位、态度不坚决,没有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政绩观出现严重偏差,面对新的经济下行压力、财政处于紧平衡状态的情况,没有真正树立过紧日子的理念,依靠非税收入特别是罚没收入来弥补财政缺口的冲动仍然强烈。

霸州是廊坊代管的县级市,廊坊市委常委会已连夜传达学习了国办督查室上述通报。会议强调,要全面开展暖企行动。用足用好国家和省各项惠企政策,深入开展“三包四帮六保五到位”活动,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